<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滿江紅》是否出自岳飛之手

2014-04-04 21:17:52 互聯網  共有0人圍觀

  岳飛的詩詞,雖留傳較少,但這首氣勢磅礴、悲壯深沉的《滿江紅》卻深為人們喜愛。岳飛寫《滿江紅》詞時,中原大地正遭受金人鐵騎的踐踏。岳飛矢志抗金,反對投降,代表了廣大人民的愿望;他執著地追求收復失地,報仇雪恥,反映了廣大人民的心聲;他戰功赫赫,治軍嚴謹,是中國古代歷史上杰出的軍事家和戰略家;他自奉菲薄,廉潔奉公,把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發揚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所以,《滿江紅》一詞,和岳飛的高風亮節一起,一直作為愛國主義的絕唱,唱徹神州。


  《滿江紅》是在明朝的前期才廣泛傳播開來的,在宋、元兩代極少或根本不見于記載。然而,在上世紀三十

年代以前,所有的人都相信它是岳飛的作品,沒有人懷疑過它的作者是不是岳飛。讓人始料不到的是,三十年代學者余嘉錫在《四庫提要辨證》一書的《岳武穆遺文》一篇中對《滿江紅》一詞的作者提出質疑,從此江湖多事,數十年來關于此詞的作者是不是偽作,爭論不斷。

  對岳飛《滿江紅》詞的真偽的爭議,最初是在幾位著名的前輩學者中進行的,其中有余嘉錫和夏承燾先生,還有張政烺和鄧廣銘先生,各持針鋒相對的議論。龔延明先生在《岳飛研究》第2輯《岳飛〈滿江紅〉詞討論綜述》中介紹了相關情況。夏承燾先生最初在《四庫提要辨證》中認為是明人偽作。此后,夏承燾先生在《浙江日報》1962年9月16日《岳飛滿江紅詞考辨》一文中,則判定此詞作者是明朝大將王越,“我認為,這詞若不是他作,也許是出于他的幕府文士”。后來,此文搜入《月輪山詞集》時,改為“如果如我的猜想,這首詞的作者是參與這場斗爭(按:指對韃靼作戰)或對這場斗爭有強烈感受的人,可能會是王越一輩有文學修養的將帥(他們的身份正和岳飛相同),或者是邊防幕府里的文士”。龔延明先生未曾提及者,是張政烺先生。在《張政烺文史論集》的《岳飛“還我河山”拓本辨偽》一文中指出:“《滿江紅》詞從命意和風格看可能是桑悅的作品?!睆堈R先生認為,此詞“像是一個失意文人落魄江湖的情調”。

  鄧廣銘先生曾說,現在《滿江紅》就是岳飛,岳飛就是《滿江紅》。他曾向夏承燾先生勸說,何必寫辨偽的文字。他為此發表了兩篇文章,特別是《再論岳飛的〈滿江紅〉詞不是偽作》,還特意搜入《鄧廣銘學術論著自選集》,又編入最近出版的《鄧廣銘全集》中。

  人們可以對《滿江紅》詞提出一些疑點,但如要斷然判定為偽作,只怕拿不出充分的證據,這在鄧廣銘先生的文章中已作論證。

  但是,以上的爭論大致都是針對晚至明代才出現《滿江紅》詞,進行是真是偽的探討。如果在宋人的記載中確實沒有提到岳飛的《滿江紅》詞,也不能不說是個缺憾。幸好又有郭光先生的《岳飛集輯注》中的《岳飛的〈滿江紅〉是贗品嗎?》(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文章見此書第489頁),此文無疑是研究岳飛《滿江紅》詞的最重要的新進展??上Т藭鱾鞑粡V,人們一般不知郭光先生的研究和論證,在此有必要作簡單介紹。南宋后期陳郁著《藏一話腴》,使用的是《豫章叢書》本,并將有關文字編入岳飛孫岳珂的《鄂國金佗稡編、續編校注》(此書為岳飛的主要史料)中。但郭光先生則使用清沈雄《古今詞話》卷上和康熙《御選歷代詩馀》卷117中所引的《藏一話腴》文字,比之《豫章叢書》本,多了如下一段重要文字:

 ?。ㄎ淠拢┯肿鳌稘M江紅》,忠憤可見。其不欲“等閑白了少年頭”,可以明其心事。

  這當然為判明岳飛《滿江紅》詞的真偽,提供了十分有力的證據。郭光先生所作的詳細考證,在此也不必重復,感興趣者可找來閱讀。此外,清人潘永因《宋稗類鈔》卷3《忠義》也有如下一段文字:

  武穆家謝昭雪表云:“青編塵乙夜之觀,白簡悟壬人之譖?!弊罟?。武穆有《滿江紅》詞云:“怒髪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讎恨(應為‘胡虜’,乃出自清人篡改)肉,笑談渇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p>

  《宋稗類鈔》是輯錄宋代的各種筆記小說,分類編排而成書。此書卷3輯錄的四條岳飛記事全未標明史料出處。但依今存載籍參對,第一條是抄自《朝野遺記》,第二條是抄自《楓窗小牘》卷下,第三條即以上引文,第四條是抄自《說郛》卷18《坦齋筆衡》。今查南宋羅大經《鶴林玉露》乙編卷3《謝昭雪表》的前一句與此段引文幾乎全同,唯有“最工”作“甚工”,開頭多一“岳”字,可知上引第三條大致可判定為《鶴林玉露》的另一版本。岳珂《鄂國金佗稡編、續編》在南宋最后一版是端平元年(公元1234)。羅大經在《鶴林玉露》乙編自序中所說的寫作年代是“淳佑辛亥”,即淳佑十一年(公元1251)。其成書年代與《藏一話腴》相近,都在端平元年之后,自然是反映了在岳珂的《鄂國金佗稡編、續編》成書后的新發現,故在《鄂國金佗稡編、續編》中不載此詞,就可以得到解釋。

  鄧廣銘先生早已指出:“我認為,不能因為我們不曾見到,就斷言宋元人書中全未出現過這一作品?!彼昧怂稳恕顿e退錄》中所載岳飛的絕句,而此詩未曾被《鄂國金佗稡編、續編》所錄為證?!顿e退錄》記載,岳飛在新淦縣青泥市蕭寺題詩說:“雄氣堂堂貫斗牛,誓將直節報君讎。斬除頑惡還車駕,不問登壇萬戶侯?!弊髡呲w與峕說:“今寺廢壁亡矣。其孫(按:指岳珂)類《家集》,惜未有告之者?!奔热蝗缃裆械靡砸姷侥纤魏笃谟袃商幱涊d,《滿江紅》詞確是岳飛所寫,便無可疑者。至于此詞中引用“賀蘭山”,自然只能作為古典文學的典故,誠如鄧廣銘先生在《辨岳飛〈滿江紅〉詞中的賀蘭山在磁州說》中所論證者,“全系泛指”,不須望文生義。

  被編入《全元戲曲》卷11的《岳飛破虜東窗記》,據編者分析,其中有明人修改的痕跡。其第二出岳飛自唱道:“怒發沖冠,丹心貫日,仰天懷抱激烈。功成汗馬,枕戈眠月,殺金酋伏首,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言愁絕,待把山河重整,那時朝金闕?!贝硕挝淖置黠@采自《滿江紅》詞,而加以改編。此后可能是在明朝成化時,姚茂良所撰《精忠記》傳奇的第二句也是同樣語言,只是將“愁”改為“怨”。由此可知,也不能說元代就必無岳飛《滿江紅》詞的記載,被編入戲曲,證明此詞在元代仍應有相當的流傳。

  但是,今人已不可能判定《滿江紅》詞的確切創作時間?!侗M忠報國——岳飛新傳》和歷史小說《轉戰湖漢》將此詞系于紹興四年(公元1134)克復襄漢,榮升節度使之后。宋時節度使是軍人最重要的虛銜,可以比喻為如今榮獲元帥軍銜。岳飛決不是官迷,正如袁甫詩中引用南宋百姓的評價:“兒時曾住練江頭,長老頻頻說岳侯:手握天戈能決勝,心輕人爵只尋幽?!?此詩見《蒙齋集》卷20《岳忠武祠》(其二)。這位常勝將軍決不會因榮升而沾沾自喜,相反,榮升只能使他更加強烈地關注山河一統的大業,心中念念不忘的是肩負的重任,今后修遠而漫長的征程?!叭γ麎m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用以反映他此時的心態,也許是最為恰當的。這是我系于此時的一點臆測,在現代史學研究中,只怕還是允許的。

  岳飛另一闋《小重山》詞,從詞意判斷,《鄂國金佗稡編、續編校注》第981頁注認為:“此詞當寫于紹興八、九、十或十一年秋,反映岳飛反對降金乞和,有志莫伸之苦悶?!痹里w傳記和歷史小說《忠貫天日》則系于紹興十一年(公元1141)被捕入獄之前,雖然不可能有十分確切的依據,但大致也是允當的。

  當然,從另一方面看,至今流傳的岳飛詩文和墨跡也確有偽作,如所謂《送紫巖張先生北伐》詩等。當時根本沒有文臣張浚北伐,而有勞武將岳飛相送之史實。岳飛稱張浚,也只能稱張相、張相公或張都督之類,不可能稱紫巖先生。如偽造的岳飛書《前后出師表》,另有“還我河山”題字,已經傳布甚廣,其字跡都不是岳珂說祖父所習用的蘇東坡體。另從時間上考證,岳飛書所謂《前后出師表》時,也根本不在南陽;而《前后出師表》中居然不避宋欽宗趙桓的“桓”字御諱,這在宋朝臣子,是絕不可能的,故斷定為偽作無疑。特別是張政烺先生在《岳飛“還我河山”拓本辨偽》一文中作了令人叫絕的考證,說明“還我河山”四字實出民國八年(公元1919)的童世亨《中國形勢一覽圖》增修十四版,其偽托固然是出于愛國激情。傳世的偽托岳飛之作當然不能不辨。

  盡管《滿江紅》的作者一時難下定論,但這首詞的價值和歷史影響是沒有人懷疑的。


分享到:
惠州| 文昌| 鹰潭| 东海| 寿光| 玉树| 廊坊| 灌云| 临沂| 临夏| 兴化| 芜湖| 顺德| 巴音郭楞| 昌都| 辽源| 焦作| 南通| 醴陵| 遵义| 天水| 伊犁| 新泰| 荆门| 钦州| 巴中| 张家口| 淮安| 江苏苏州| 永新| 宜春| 湘潭| 泸州| 双鸭山| 莱州| 日喀则| 伊春| 咸阳| 周口| 云南昆明| 滨州| 佳木斯| 兴化| 邳州| 延边| 泉州| 三门峡| 临汾| 四平| 贵港| 白山| 青海西宁| 莒县| 雄安新区| 长治| 安徽合肥| 无锡| 漯河| 肥城| 三门峡| 庄河| 莒县| 甘孜| 图木舒克| 邯郸| 菏泽| 吉林长春| 阳春| 陇南| 荆门| 定西| 青海西宁| 黑河| 景德镇| 驻马店| 吴忠| 海丰| 长治| 汕头| 临夏| 三明| 阜阳| 贵港| 简阳| 宜宾| 铁岭| 宁夏银川| 塔城| 鹤壁| 定州| 汕头| 洛阳| 白银| 济南| 金坛| 承德| 临汾| 黄石| 衡水| 德州| 厦门| 淮北| 蚌埠| 柳州| 忻州| 长兴| 辽阳| 库尔勒| 泰安| 平顶山| 宝应县| 大庆| 襄阳| 大理| 海丰| 海门| 平顶山| 三沙| 三明| 沛县| 丹阳| 昌吉| 喀什| 亳州| 驻马店| 大连| 黄南| 黔西南| 鹤岗| 邵阳| 大庆| 江苏苏州| 和县| 东莞| 盐城| 莱州| 宝鸡| 呼伦贝尔| 日喀则| 萍乡| 馆陶| 诸暨| 南通| 内蒙古呼和浩特| 安岳| 邳州| 山东青岛| 六盘水| 惠东| 赣州| 丽江| 大同| 泰州| 柳州| 东方| 温州| 铁岭| 鹤岗| 汉川| 苍南| 晋中| 安岳| 迁安市| 广元| 承德| 乳山| 明港| 宁德| 梅州| 张家界| 平顶山| 德阳| 邹城| 台北| 黄南| 云浮| 株洲| 绍兴| 象山| 天门| 海北| 三沙| 顺德| 新余| 宜春| 金坛| 张家口| 连云港| 抚州| 邳州| 邹平| 马鞍山| 玉环| 汕头| 义乌| 海拉尔| 汉川| 济源| 汉中| 淮南| 吉林长春| 丹阳| 温岭| 黔南| 舟山| 兴安盟| 乐山| 衢州| 漯河| 郴州| 台湾台湾| 平凉| 贵州贵阳| 玉溪| 涿州| 宜都| 驻马店| 金坛| 香港香港| 开封| 乌兰察布| 莆田| 酒泉| 三门峡| 唐山| 慈溪| 泰兴| 安岳| 武安| 塔城| 泸州| 玉溪| 汕头| 江西南昌| 定安| 慈溪| 阿坝| 定西| 包头| 保山| 新疆乌鲁木齐| 汉川| 新泰| 宜春| 海宁| 阿克苏| 曲靖| 衡阳| 芜湖| 长治| 武夷山| 鹤壁| 朔州| 诸城| 广汉| 扬州| 石嘴山| 烟台| 金华| 宝应县| 克拉玛依| 迁安市| 南京| 海宁| 阿拉尔| 揭阳| 海拉尔| 溧阳| 丽江| 漯河| 湘西| 凉山| 青州| 景德镇| 运城| 余姚| 江门| 长垣| 荆门| 松原| 神木| 石狮| 和田| 六安| 靖江| 常州| 陕西西安| 安徽合肥| 南通| 泰州| 莱芜| 百色| 保定| 马鞍山| 厦门| 昌吉| 山西太原| 禹州| 镇江| 江苏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