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李自成失敗原因揭秘

2014-05-20 23:53:33 未知  共有0人圍觀

 

 李自成的失敗可以分為兩點,一是戰略上的失誤;二是戰術上的失誤。

  戰略上的失誤:

  李自成實行的政策是打擊官僚地主階級、保護農民階級利益。這種政策在李自成起兵的初期起了很極積的作用,最起碼得到了農民階級的支持,這就是大順軍在初期發展得很快的主要原因。李自成在1643年以前,為了維護農民階級利益實行了三年免賦,李自成推行的“免賦”政策并不是減免而是全免?!岁J王不納糧’這可不只是口號,李自成確實做到了‘不納糧’。而被打得就剩幾百號人的李自成從深山老林里出來,然后很短的時間內東山再起,就是靠‘不納糧’這政策得到了農民階級的支持?!患{糧’之后就出現了一個問題,李自成的大順軍吃、喝、拉、撒、睡都是要花錢的,打起仗來那就不叫花錢了,那叫燒錢。農民免賦了,那錢從哪里來?這錢是不會從地里長出來的,總得有人出吧。李自成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以“追贓助餉”代替田地的賦稅,農民不出錢那就讓地主出錢,反正地主有的是錢。這個“追贓助餉”其實就是抄地主、富商、王公、貴族的家,沒收他們的所有財產,按現在的話說就是沒收他們的所有非法所得。

  1643年十月孫傳庭的部隊被大順軍消滅后,明朝官員知道明朝已經不行了,政治態度發生了轉變。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把這看成是歷史上習以為常的改朝換代,為了自身的利益紛紛歸順李自成。他們會歸順李自成,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切自利益不受損害。

  而這時的李自成并沒有放棄維護農民階級利益的基本原則。在“追贓”過程中官僚地主們“非法”得來的家財難以保全,有的官僚地主甚至還要遭受牢獄之災,這對于歸順大順政權的官僚地主階級來說確實是想不到的。官僚地主們之所以會歸順大順政權,正是為了保護自身的利益。然而,整個官僚地主階級卻成了李自成打擊的對象,李自成的政策使官僚地主們失望了,徹底失望了。他們在飽嘗李自成的鐵腕政策之后,不惜憤憤地罵道:這算是什么新朝廷,簡直就是一群飛賊,賊性難改呀(豈興朝之新政哉,依然流賊而已)。

  本來這些明朝的官僚地主階級是為了自身的利益才投靠大順的,沒想到自己的利益不但沒有得到保護,而且受到了損害,這時投降大順的前明官僚地主階級就產生了心理落差,然后滿清政府給這些官僚地主階級點好處,這些官僚地主階級就會效忠清朝。想一想以前投降大順的前明將領,在后來基本上清一色地又投降了滿清,并不是他們想當漢奸,而是他們認為跟著李自成太沒前途了。官僚地主們歸順大順政權,正是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不惜當漢奸,要知道這些官僚地主階級是沒有政治信仰的,今天他們為了自身的利益歸順大順政權,明天他們會因為自身的利益投降清朝政權的,這就看誰給得自己好處大了,而以后的事實證明,清朝在拉攏前明官員上是舍得花血本的。

  大順政權追贓助餉的政策的確是**性的,它證明李自成雖然已經成了皇帝,他并沒有忘自己的出身,并沒有忘記天下所有受苦受難的“難兄難弟”們,這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要指的一點是李自成稱帝后他就是中國最大的地主,如果李自成還打擊地主階級那他就是自己打自己。這時李自成應該從打擊地主官僚階級變為保護地主官僚階級,畢竟封建社會的統治階級是地主階級。如果他還想維護農民階級的利益最多來個“地主減租減息,農民交租交息”,而“追贓助餉”的打擊面太大了,因為“追贓助餉”李自成失去了地主階級的支持,在古代地主階級可以稱得上是精英階級,不管大家承認不承認,我都要負責任地說:任何一種政體,任何一種社會,他的統治階級都是精英階級。而李自成卻失去了精英階級的支持,這就是李自成失敗的主要原因,該爭取的沒爭取,不該打擊的卻打擊了,這就是李自成的戰略失誤。

  李自成最大的戰略失誤就是:當他當了中國最大地主的時候,他的思維還是老農思維。

 1 2   下一頁 尾頁

分享到:
乐山| 十堰| 来宾| 济宁| 巴彦淖尔市| 揭阳| 开封| 潜江| 临汾| 那曲| 单县| 张家口| 吉林| 温岭| 临海| 喀什| 威海| 衡水| 陇南| 锡林郭勒| 济南| 泗阳| 云南昆明| 德清| 曲靖| 鸡西| 乐山| 汉川| 大庆| 抚州| 武夷山| 新疆乌鲁木齐| 宿迁| 聊城| 临汾| 招远| 海西| 商丘| 双鸭山| 长兴| 临沂| 南通| 泸州| 揭阳| 广元| 黔南| 湖北武汉| 海东| 平凉| 崇左| 玉溪| 博尔塔拉| 陕西西安| 南通| 黔东南| 邢台| 西双版纳| 长兴| 梧州| 株洲| 眉山| 平凉| 文昌| 新余| 姜堰| 南通| 云南昆明| 垦利| 诸城| 滕州| 湖北武汉| 宿州| 三明| 乌海| 三亚| 枣阳| 广安| 高雄| 临海| 吉安| 晋中| 永州| 庄河| 锡林郭勒| 泗阳| 许昌| 浙江杭州| 自贡| 宿州| 新疆乌鲁木齐| 苍南| 简阳| 云南昆明| 黔南| 伊春| 芜湖| 齐齐哈尔| 儋州| 阳春| 河池| 晋中| 迪庆| 项城| 遵义| 高雄| 大庆| 昌都| 巴彦淖尔市| 廊坊| 新泰| 盐城| 松原| 鹤壁| 海丰| 铁岭| 泸州| 芜湖| 桓台| 儋州| 漯河| 江门| 丹东| 德阳| 桂林| 如皋| 贺州| 喀什| 湖南长沙| 随州| 瑞安| 铁岭| 定安| 沧州| 芜湖| 十堰| 汕尾| 临汾| 荣成| 朝阳| 泉州| 临猗| 青海西宁| 吉安| 中卫| 十堰| 广州| 迪庆| 防城港| 七台河| 淮安| 改则| 果洛| 陇南| 荆门| 六安| 武威| 河北石家庄| 铁岭| 朔州| 厦门| 福建福州| 岳阳| 新乡| 莆田| 无锡| 日喀则| 通辽| 红河| 巴音郭楞| 滨州| 嘉兴| 新余| 周口| 石狮| 天长| 馆陶| 渭南| 济源| 和县| 宣城| 遵义| 芜湖| 安阳| 桐城| 宜春| 库尔勒| 单县| 澄迈| 河源| 宜昌| 黄冈| 衢州| 宁德| 营口| 浙江杭州| 常德| 台湾台湾| 张家界| 辽宁沈阳| 温岭| 台北| 海西| 内江| 宝应县| 龙岩| 东阳| 漯河| 金华| 玉林| 偃师| 宿州| 临夏| 三亚| 萍乡| 防城港| 黔东南| 呼伦贝尔| 淮北| 焦作| 基隆| 河南郑州| 西藏拉萨| 阿克苏| 博尔塔拉| 五家渠| 禹州| 延边| 西双版纳| 淮安| 通辽| 镇江| 营口| 垦利| 杞县| 衡水| 巴彦淖尔市| 乐清| 芜湖| 日喀则| 池州| 滕州| 天门| 青州| 玉溪| 海北| 任丘| 灌云| 义乌| 福建福州| 青海西宁| 泰州| 陕西西安| 博罗| 山东青岛| 攀枝花| 济南| 喀什| 万宁| 三沙| 沛县| 兴化| 通化| 澳门澳门| 江苏苏州| 石嘴山| 海安| 安岳| 新疆乌鲁木齐| 醴陵| 巴中| 株洲| 海拉尔| 株洲| 吉林长春| 禹州| 单县| 荣成| 赵县| 潜江| 克孜勒苏| 溧阳| 济南| 长垣| 台山| 项城| 金坛| 台湾台湾| 内江| 河南郑州| 芜湖| 金华| 沭阳| 本溪| 盐城| 赣州| 天水| 巢湖| 凉山| 武威| 郴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