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晚清腐敗的緣由

2014-04-06 21:59:08 互聯網  共有0人圍觀

  晚清是中國歷史上政府最腐敗的時期,貪官之多,多如牛毛。這些貪官象蛀蟲,年復一年地蚊食清政府的基梁,最終導致清王朝的覆滅。


  第一, 禮儀繁多。

  禮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觀念之一。與此相適應,歷代都把煩瑣的禮儀視作安邦治國的大事,清代衙門的運作規則中很大一部分也屬這一類。官僚們互相動用公帑請客、送禮、看戲……此類費用都是合乎“禮”的大開支。例如,1842年初原閩浙總督顏伯燾被革職后途經漳州回廣東家鄉?!半S帥兵役、抬夫、家屬、輿馬仆從幾三千名……酒席上下共用四百余桌?!卑徇\搜刮來的物資等歷時十多天“扛夫過境,每日總在六七百名”。招待費用全由當地官府負擔,“實用去一萬余金”。當地財政困難,只好虛報鄉勇一千二百名的糧餉去填補。已革官員過境尚且如此,在位者過往更可想而知。且這些交往通常都要饋贈厚禮,而諸如此類變相行賄受賄的公務是官場司空見慣的。

  第二,制度不嚴密,甚至有重大的缺陷。

  以財政收支來說,直到滅亡前一年,清政府才試行編制預算。政府的收支雖不能說沒有法例可依,但有許多可以上下其手的漏洞;于是,送禮和納費(給有關官員私分的費用)便成了彌縫補苴所必需。

  有清一代,軍費一直是最大宗的支出。平常年份,供養80多萬八旗兵和綠營兵的費用已約占中央財政總支出的70%,戰時支出更加驚人。軍費報銷便成了貪污的淵藪。咸同之際,福建不是主要戰場,但“軍需款目,至一千數百萬之外,部費即須十余萬”。這為數不菲的部費固然是戶部官員的美食,那一千多萬支出也有頗多早已納入地方官吏私囊。僅一位署理知州“開銷募勇防堵數萬,聞當日只雇勇一二百人”。權傾一時的曾國藩、李鴻章也曾為軍費報銷中的“部費”困擾。鎮歷太平天國與捻軍的軍費報銷時,戶部書吏索價四十余萬,他們僅愿出八萬。最后他們上奏慈禧,得到“著照所請,該部知道”的朱批而不必交戶部再核議,才按八萬兩的低價了結此樁公案。這些都是沒有建立嚴謹的財務和報銷制度的惡果。

  這類制度缺陷更突出地表現在稅收上。清帝國以“永不加賦”自詡,但各種附加往往超過正賦;加上官紳勾結,重負轉嫁給貧戶,與“依率計征”背道而馳。厘金制度建立后,情況更加混亂。從厘卡的設立到厘捐的高低都無嚴格的標準,而洋貨則可以免厘。這就為官商雙方行賄受賄留下廣闊的空間。

  第三, 薪俸制度不合理。

  光緒元年奉天將軍上奏:“奉省賄賂公行已非一日。原情而論,出于貪墨者猶少,迫于窮困者實多?!比鐚④婐B廉原定二千兩,因財政困難,層層扣減,“實數不過二百余金矣,借此從公,萬難敷衍,不得已設為名目,取給下僚,陋規相沿,實一大弊”這一情況各地皆然。而陋規一旦成為定例官吏可以從中漁利,要革除陋俗,建立健全的財政和薪俸制度便困難重重了。

  改革中的無序狀態

  在中西文化激烈沖撞中,晚清社會已在一些方面起了引人注目的變化;洋務運動特別是最后十年的新政中清政府在軍事、經濟、法律和教育等方面進行了一些有深遠影響的改革。但這些改革的某種無序狀態又帶來新的貪污。

  先看一個實例:1908年,在籌備立憲聲中,盛宣懷與有關人士合謀給皇室送乾股,作為日后用途。盛氏在給袁世凱的信中寫道:“前所面奏‘內府公股’一節,力籌廠礦以公濟公之款,居然得有一百廿六萬兩。既難提出現款,莫如改作公股,并擬將自己創始股份十萬兩湊入報效,計可合約二百萬元。雖于公家無足重輕,而華商公司可入公股,藉開風氣,實于農工商大有裨益。惟‘皇室經費’名目,確是立憲以后之事,目下未便處落邊際,故只說‘內府公股’而已?!边@件事說明幾個問題:一是朝廷和地方官員確實在為立憲作“預備”。二是他巴結最高領導者那些款項的來源大都是公款,實際是化公為私,但也不惜拿出一大筆已落入私囊的錢財。三是做這類事也沒有忘記找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如“于農工商大有裨益”之類。人們猜測,由于當時法制不健全,不少官員都收受“乾股”,但筆者尚未看到其他確鑿的史料,只好存疑。


  甚至在歷史轉折的重要關頭,賄賂也成了工具之一。攝政王之孫(載濤的兒子)寫道:“我記得在民國初年,慶親王奕匡死后,他的三個兒子載振、載、載掄請我父親給他們分家,載因嫌分給他們的現款太少,就對我父親說:‘辛亥前各方面所送的金銀珠寶就不用提了,光是辛亥革命時,因為隆裕太后遲遲不發表《遜位詔書》,袁世凱為了恫嚇她迅速發布,就向祖父(原文如此——引者)和總管張蘭德(即小德張)每人報效了三百萬兩銀子,怎么才分配這么一點呢?’”這六百萬兩白銀成了清帝國與民國更替的社會成本。

  亨廷頓認為,在一定條件下,“腐化是握有新資源的新集團的崛起和這些集團為使自己在政治領域內產生影響所做的努力的產物”。盛宣懷和袁世凱的作為為這個論斷提供了新的例證。此外,在厘金的盤剝下,清末的民間工商業仍能以較高速度增長,賄買有關官員,從而減輕了盤剝程度也是其中因素之一。外國商人和李鴻章等人曾出巨資安裝發電設備供宮內照明,鋪鐵軌開小火車給慈禧等人玩耍。這類禮物讓此輩開了眼界,對有關事業的發展起了良好作用。

  專制主義的必然惡果

  晚清官員貪泉泛濫最根本的原因在專制制度本身。

  當上司可以決定下級官員的命運,特別是大小官員和士紳的榮辱乃至生死都取決于皇帝和慈禧那樣的“圣母皇太后”的時候,各種對這些統治者及其周邊人物表示忠誠的行動是絕對無法遏制的。物質上的送禮進貢(各種行賄受賄活動)不過是顯示忠心的方式之一。

  慈禧搜刮了不少私產,這是她生前已廣為人知的傳聞。甲午戰爭期間,張騫給翁同龢的密信就談到:“外間傳聞禧圣尚有儲款二千萬,若果有之,似亦可請?!眽粝胝埶龑⑺侥覔艹滠娰M。盡管目前無法確切計算她搜刮了多少,但可以確定她通過種種途徑確實收受了不少財物。不妨看一個小例子:“世中堂(世續)于正貢之外加貢,頗得慈歡……寫了一萬零星銀票,約數百張,用黃封封呈。奏云:‘此乃奴才代爺預備零賞之需?!匀f乘而重萬兩,殊出意外?!痹趯V浦贫认?,“正貢”是必須遵守的制度。1894年(甲午)正值慈禧60大壽,臣子們為討好這位專制君主煞費苦心,在他們心目中強敵入侵、山河破碎不及討主子歡心來得重要?!凹迂暋眳s要察顏觀色,更見機心。慈禧收受世續的萬兩銀子表明她細大不捐,而“頗得慈歡”的世續不久就擢升為大學士和軍機大臣了。

  同時,在這樣的制度下,不但主子受賄,專制統治者身邊的近臣和奴才也要按慣例分潤。如果不給他們約一成的手續費,貢品是不可能順利送達主子的。

  此外,在這樣的制度下,各級官員都是他們管轄范圍的專制統治者。對上要層層供奉(冰炭敬等),權力所達之處則任意動用公帑。貢品固然用公帑,私人送禮行賄亦不例外。為了巴結慈禧之下最有權勢的人物——慶親王奕匡,袁世凱將這位親王一家的一切費用全都包下,用的就是北洋的公帑。就是以清廉自詡的曾國藩、張之洞等人的進貢和給有關官員送禮,用的也是公款。

  歷來的統治者都說要反貪污,但在專制制度下往往成效不彰,處在衰敗時期的清帝國更是如此。原因是:第一,有些行賄受賄活動已成為官場習慣,人人如此,法理和是非界限已經模糊。第二,擔負反貪重任的監察系統同樣沒有逃脫腐化的命運?!敖昭怨儋u摺之風甚夥?!蟮纸砸再V陳奏者也?!鞒怨俣酄幰鈿?,今朝言官多因賄賂,可恥之甚!”他們也會揭露若干黑幕,但很難求得公正、徹底,且很可能是以黑反黑。第三,沒有獨立的司法和監察系統,它們都不過是行政系統的附屬物。最后的裁決權掌握在專政政權的最高統治層特別是皇帝、皇太后手中,當他們本身不乾凈時,要真正反貪無異緣木求魚。第四,社會生活沒有民主化,民眾維護自己權益的現代公民意識沒有形成,也沒有形成強有力的獨立的新聞輿論監督。一些報館是官辦或接受官方津貼的,缺少現代報刊的獨立品格。

  總之,晚清貪風無法遏止無非宣告專制政權依靠自我監察力量不可能真正糾正自身的弊端。只有實現社會生活的民主化,建立強大的權力制約體系,才能凈化政府機構——這是研究晚清貪污留給我們的重要的啟示。

  歸根到底是官本位社會的毒瘤

  貪污無非是公眾權力的私有化,在社會中尋求不當租金。問題是為什么有那么多人自愿或被迫交租?答案應該從社會結構中去尋找。

  中國的王權是絕對的,代表王權在各地行使權力的官吏的權力也處在絕對強勢的地位。他們是民眾的主人和管理者。與此相適應的是政教合一、行政與司法合一。君主和各級官員體現的行政權利統治天下,“君師合一”,管治和教化百姓。與西方不同,沒有可以同君主和

 1 2   下一頁 尾頁

分享到:
如皋| 赤峰| 随州| 宜宾| 洛阳| 宜昌| 简阳| 防城港| 岳阳| 商洛| 镇江| 辽宁沈阳| 双鸭山| 梧州| 慈溪| 石嘴山| 塔城| 日土| 四川成都| 惠东| 黑河| 宣城| 孝感| 建湖| 贺州| 商丘| 公主岭| 燕郊| 象山| 沛县| 汉川| 邵阳| 台北| 永新| 荣成| 新疆乌鲁木齐| 赤峰| 开封| 锡林郭勒| 包头| 张家界| 平凉| 庄河| 绍兴| 汝州| 无锡| 宁国| 黑龙江哈尔滨| 张家界| 梅州| 景德镇| 盐城| 安岳| 六盘水| 绥化| 本溪| 四川成都| 阿拉尔| 郴州| 廊坊| 东方| 吉林长春| 惠州| 临夏| 平顶山| 山东青岛| 禹州| 乐山| 东方| 廊坊| 天长| 宁德| 韶关| 新疆乌鲁木齐| 锡林郭勒| 眉山| 博尔塔拉| 泸州| 自贡| 三门峡| 葫芦岛| 株洲| 毕节| 阿坝| 神木| 吴忠| 莱芜| 三明| 汉川| 呼伦贝尔| 陕西西安| 桐城| 绥化| 台山| 阜阳| 张家界| 南阳| 宜都| 武夷山| 铁岭| 西藏拉萨| 黔东南| 永康| 泸州| 铜川| 泸州| 铜川| 秦皇岛| 张北| 澳门澳门| 清徐| 汕头| 新疆乌鲁木齐| 武夷山| 乌兰察布| 许昌| 东台| 铁岭| 菏泽| 上饶| 广元| 乐山| 衢州| 东阳| 湛江| 台南| 铜仁| 深圳| 葫芦岛| 怀化| 保亭| 寿光| 霍邱| 高密| 泰兴| 嘉善| 惠东| 临沂| 周口| 德宏| 泰安| 朔州| 阳江| 阜阳| 河北石家庄| 天长| 防城港| 广饶| 天长| 云浮| 清徐| 河源| 枣阳| 义乌| 钦州| 吉安| 玉树| 秦皇岛| 阿克苏| 七台河| 岳阳| 衡阳| 池州| 赣州| 甘孜| 沧州| 遵义| 黑河| 台中| 日喀则| 灵宝| 邵阳| 阳江| 建湖| 惠州| 徐州| 仙桃| 图木舒克| 漯河| 仁寿| 温岭| 延安| 大理| 庆阳| 雄安新区| 来宾| 湖州| 来宾| 宿迁| 文昌| 广汉| 无锡| 平顶山| 巢湖| 瓦房店| 承德| 定西| 博尔塔拉| 高密| 禹州| 承德| 兴化| 随州| 济宁| 乌海| 蓬莱| 攀枝花| 衡阳| 淮安| 晋江| 项城| 莆田| 乌海| 大庆| 仙桃| 南京| 聊城| 鹰潭| 大连| 泸州| 内江| 平潭| 贵港| 偃师| 常州| 锡林郭勒| 诸暨| 保定| 赵县| 乌海| 贺州| 巴音郭楞| 扬州| 佛山| 姜堰| 浙江杭州| 文昌| 白山| 如皋| 海丰| 荣成| 定安| 任丘| 内蒙古呼和浩特| 威海| 林芝| 乐清| 台北| 惠东| 山西太原| 新余| 吕梁| 湛江| 伊犁| 徐州| 滕州| 乐山| 浙江杭州| 宜昌| 库尔勒| 阿里| 普洱| 毕节| 阿拉尔| 临沂| 武夷山| 固原| 博罗| 伊春| 海丰| 琼中| 舟山| 日土| 芜湖| 黔东南| 台南| 靖江| 海门| 台州| 偃师| 南阳| 张家界| 固原| 大庆| 丹阳| 五家渠| 吉林| 芜湖| 三明| 大同| 五指山| 洛阳| 台山| 遂宁| 海门| 贵州贵阳| 柳州| 长葛| 商丘| 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