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陳勝吳廣起義為什么要打公子扶蘇的旗號?

2013-06-24 20:58:40 未知  共有0人圍觀

  陳勝吳廣起義為什么要打公子扶蘇的旗號?陳勝自己解釋說:“吾聞二世少子也,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蘇。扶蘇以數諫故,上使外將兵。今或聞無罪,二世殺之。百姓多聞其賢,未知其死也?!边@還是沒說清楚為什么打他的旗號。陳勝、吳廣發動的是農民起義,完全不同于統治階級內部爭權奪利;公子扶蘇是秦始皇的長子,是正經的統治階級,如果他還活著應該是鎮壓起義的人,打出他的旗號實在是毫無意義,而且在整個中國兩千年的封建社會中,農民起義連綿不斷,但打出先皇長子旗號的有且只有這么一例。只有一種解釋比較合理,那就是公子扶蘇的品行極其優秀,他的影響已經超出了他所在的階級,成為了天下人的希望,所以陳勝、吳廣要用公子扶蘇的名義號召眾人。

  歷史上只記錄了公子扶蘇一件事,但這一件事已經足以使我們震撼了。秦始皇病死沙丘,趙高、胡亥、李斯偽造詔書賜死扶蘇和蒙恬,使者來到邊關,打開書信,扶蘇準備自殺,蒙恬提出事關重大,為防止其中有詐,應該復請,扶蘇說:“父而賜子死,尚安復請!”引劍而死。當時,蒙恬和扶蘇統帥三十萬秦軍精銳駐守邊防,連蒙恬都認為“其勢足以背叛”,此時扶蘇振臂一呼,來個“清君側”,不但三十萬軍隊盡在掌握,而且很可能還會得到老百姓的支持。秦朝暴政,民不聊生,扶蘇仁愛,四海皆知,如果扶蘇當政,與民休息,勢必萬民仰頌,天下太平,項羽就是力氣再大也只能拔山扛鼎,劉邦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只能去當他的泗水亭長,這是秦國國運的重大轉機。如果扶蘇有心覬覦皇位的話,他早就應該把自己的人安插在秦始皇身邊,很快就得到秦始皇已死的情報,那樣的話就用不著“清君側”了,他就是正當的繼承人,合理合法,很可能兵不血刃輕取天下,而且扶蘇并不缺乏勇氣,當初他犯顏上諫,惹怒他秦始皇,后來在邊關也深孚眾望,連趙高都認為他“剛毅而武勇,信人而奮士?!?/p>

  那么,扶蘇為什么選擇去死呢?

  扶蘇一定有一顆別人難以理解的高貴心靈,否則他不會有那么高的聲望。秦朝不是一個虛偽的朝代,思想統一做得也不是很好,統治階級還不太會忽悠,連秦始皇都是比較實在的人,公子扶蘇想裝高貴是不可能的,當時的人們并不愚昧。

  秦始皇是一個有復仇情節的人,殺了很多人,非常殘暴。作為秦始皇的長子,公子扶蘇一定看到了太多的殺戮、陷害和奴役,每一滴鮮血對他都是一種道義的折磨,每一個逝去的生命都是對他的一種譴責,他要的不是這種沾滿鮮血的皇位,他要的是一個人們崇尚高貴美好的天下,所以他不顧后果直言上諫,所以他不顧危險置身邊關。我們可以想見,扶蘇到了陰山腳下,看到士卒的艱辛,看到百姓的寒苦,他一定會英勇作戰,一定會訪苦問安,一定會關愛士卒,一定會體恤下情,他會在風雪中去慰問哨卡的將士,他會在大雨中替換站崗的士兵,他會把自己的俸祿拿出來贍養死去將士的父母,他會把自己的膳食送給受傷的將領,他要贖罪,他要替他的父親贖罪,他要把暴政擋在外面,他要把他管轄的區域變成一塊仁愛的凈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人們在油鍋一般的暴政中看到了一杯甘露,人們在無邊的沙漠中得到了一眼清泉,在那個信息并不暢通的時代,人們傳揚著扶蘇的仁厚,歌頌著扶蘇的勇敢。

 1 2   下一頁 尾頁

分享到:
衡阳| 澳门澳门| 单县| 百色| 垦利| 东营| 三门峡| 无锡| 镇江| 海拉尔| 贺州| 海丰| 甘孜| 德宏| 黄南| 景德镇| 亳州| 海西| 苍南| 遵义| 安徽合肥| 金昌| 基隆| 邳州| 辽阳| 甘孜| 揭阳| 阿里| 西藏拉萨| 乌海| 大庆| 株洲| 雅安| 泰州| 眉山| 河北石家庄| 保亭| 钦州| 宁波| 鄢陵| 白沙| 延安| 凉山| 南充| 六盘水| 濮阳| 无锡| 洛阳| 遵义| 台山| 海宁| 镇江| 吐鲁番| 三沙| 萍乡| 石河子| 十堰| 漯河| 漯河| 铜川| 漳州| 漳州| 辽源| 泰安| 清远| 南京| 福建福州| 海安| 玉林| 山东青岛| 滁州| 六安| 贺州| 三沙| 安吉| 简阳| 黔东南| 阜新| 灌南| 湖南长沙| 黄南| 宜宾| 保山| 项城| 大庆| 正定| 南京| 咸阳| 黑河| 潍坊| 荆门| 新疆乌鲁木齐| 湖北武汉| 图木舒克| 双鸭山| 通辽| 湘潭| 乳山|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吕梁| 武夷山| 曹县| 鄂尔多斯| 驻马店| 咸阳| 双鸭山| 柳州| 和田| 改则| 定州| 济源| 营口| 锡林郭勒| 柳州| 诸城| 绵阳| 东营| 海南| 本溪| 海西| 泸州| 大丰| 本溪| 温州| 马鞍山| 杞县| 鸡西| 神木| 盐城| 江西南昌| 乳山| 安顺| 庆阳| 克孜勒苏| 临沧| 伊春| 恩施| 辽宁沈阳| 怀化| 台山| 莱州| 嘉善| 禹州| 汕头| 大同| 武夷山| 乐山| 黔东南| 连云港| 果洛| 图木舒克| 新乡| 三门峡| 河池| 襄阳| 儋州| 随州| 荆门| 雅安| 资阳| 诸城| 长葛| 海北| 临猗| 上饶| 阿勒泰| 乐平| 文昌| 海安| 黔南| 武威| 项城| 鄂尔多斯| 永新| 承德| 山东青岛| 洛阳| 滕州| 邵阳| 仁怀| 咸阳| 昌吉| 通辽| 孝感| 烟台| 那曲| 寿光| 乐平| 延安| 曲靖| 诸城| 保定| 宣城| 昌都| 镇江| 义乌| 大理| 安吉| 漯河| 东方| 海安| 余姚| 海拉尔| 儋州| 泉州| 扬州| 运城| 新泰| 东海| 盐城| 长兴| 燕郊| 眉山| 枣阳| 琼中| 陕西西安| 达州| 垦利| 基隆| 聊城| 固原| 保定| 琼中| 南阳| 三河| 海拉尔| 临夏| 邳州| 喀什| 陇南| 潮州| 六安| 唐山| 鹤壁| 桐城| 海门| 和县| 五指山| 吉安| 邢台| 山东青岛| 东方| 武威| 克孜勒苏| 定州| 湖北武汉| 丽江| 汕尾| 常德| 朝阳| 鞍山| 永新| 信阳| 德清| 南充| 宜都| 大庆| 保定| 张家口| 如东| 韶关| 玉林| 兴化| 临沂| 慈溪| 庆阳| 鄢陵| 益阳| 鄂尔多斯| 枣阳| 沧州| 韶关| 吉林| 琼海| 沧州| 和县| 香港香港| 平凉| 香港香港| 永康| 济源| 乳山| 常德| 许昌| 三亚| 四川成都| 荆门| 海南| 安康| 铁岭| 临汾| 简阳| 周口| 凉山| 金昌| 武夷山| 湖州| 儋州| 天水| 上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