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明朝第一任宰相李善長之死

2014-06-20 21:31:51 未知  共有0人圍觀

  李善長,這個活躍在明初政壇上的超重量級人物,有著惹人注目的多重身份:朱元璋的淮西老鄉;幫助朱元璋奪取天下的重要智囊和后勤補給官;明朝開國第一文臣,第一任宰相;明太祖朱元璋的兒女親家。

  這樣一個人,如何從歷史中謝幕的呢?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在殘酷的所謂胡惟庸謀反案稍稍平息之后,原本早已退休、77歲的李善長被人告發與胡案有關,“遂并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誅之……善長子祺與主徙江浦,久之卒。祺子芳、茂,以公主恩得不坐”。也就是說,除了李善長本人,他的妻、女、弟、侄四家有70余人被株連至死,唯一幸存的是他的兒子李祺。李祺因為娶了朱元璋的女兒,是駙馬,總算被賜恩免死,但也要和公主一起被發配。李祺的兩個兒子(應該尚屬少年),實際上也是朱元璋的外孫,也因為沾公主的光,才沒有受這個慘案的牽連。

  朱元璋任太平興國翼大元帥,以李善長為元帥府都事,從克集慶(今江蘇南京)。朱元璋任江南行中書省平章,以其為參議,軍機進退,賞罰章程,多由他裁決。后樞密院改為大都督府,善長兼領大都督府司馬,升任行省參知政事。二十七年,朱元璋自立為吳王,以李善長為右相國。他嫻于辭令,明習故事,處理政務,裁決如流,將吏帖服,居民安堵;調兵轉餉無乏,恢復制錢,榷淮鹽,立茶法,開鐵冶,定魚稅,國用益饒,而民不困。吳元年(1367),論功被封為宣國公。吳改官制,尚左,故李善長由右相國改稱左相國,居百官之首。曾與劉基等裁定律令。 作為“大總管”,李善長被朱元璋稱為“在世蕭何”。他在朱元璋最式微的時候投奔而來,一直負責軍隊的糧餉供應,成為前線將士風掃殘云的“發動機”。他是朱元璋登基典禮的“總導演”,是朱元璋大封功成時的“首席公卿”,是朱元璋的親家翁。

  這樣一個曾經位極人臣,而且還是皇親國戚的大人物,怎么會落到身死族滅的地步呢?

  表面的起因似乎是因為胡惟庸的謀反案。洪武十三年,胡惟庸案發。李善長雖與胡氏同鄉,且李善長弟弟李存義的兒子娶的是胡惟庸的侄女,具有姻親關系,胡惟庸仕途得意,又主要是靠李善長的引薦,但在胡案初始階段,李善長并未陷入其中。御史臺缺長官,退休的李善長還一度被“拉夫”,暫時主持御史臺的事務。讓人無法意料的是,到了洪武十八年,“反臣”胡惟庸的腦袋早已“搬家”多年的時候,突然有人跑出來,揭發李善長的弟弟李存義父子“實為胡黨”。這個時候,圣恩雖仍如雨露,說“免死吧”,但對李善長來說顯然已危機四伏。洪武二十三年,已經77歲的李善長修房子,向信國公湯和借士兵300人干私活,湯和沒同意還奏了一本。該年四月,李善長又為一個犯了罪的叫丁斌的親戚求情。按照常理,這在當時本來是一件并不大的事情,可不知何故又鬧到了朱元璋那里?;实巯铝顚徲?,而這個丁斌過去曾在李善長家服務,很奇怪,他沒有就事論事,交待李丞相是怎樣為他請托免罪的,卻直往心驚肉跳的事上扯,即李善長家族與胡惟庸的瓜葛。明太祖先逮捕了李存義父子,拷訊之下,總算拿到了最有“價值”的內容。但最終,他還是由于不慎,招惹滅族之災,全家70多口被滿門抄斬,朱元璋只免了他女兒女婿,也即公主附馬(李祺)。

  按《明史》記載,李存義父子是這樣供認的:胡惟庸想造反,便使親家李存義去游說李善長。李善長起初大驚,說這是滅九族的勾當啊。不久胡惟庸又派李善長的老友去勸誘,說事成之后當封其為王,善長“不許,然頗心動”。后來胡惟庸親自出馬,善長“猶不許”。過了一段,胡惟庸又讓李存義去勸說兄長,李善長嘆了一口氣說:“我老了,等我死后,你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钡珒H此似乎還不足定案。很快,李善長家的幾個奴仆也紛紛告發李善長和胡惟庸的陰謀?!按竽娌坏馈钡淖锩K于成立,有意思的是連老天也示意李善長該死了?!睹魇贰飞险f,李善長剛剛被定罪的時候,星相學家“言星變”,卜了一卦,說上天示意要“移大臣”。須知,因天象的異變殺人,也是中國歷史上的傳統。唐末時,一個依附軍頭的權相,就是以這種理由來清除他不喜歡的20多位同僚的,結果“朝班為之一空”?,F在李丞相既然也到了天厭之的份兒上,還有何說?皇帝當年親賜的那個可以免二死的鐵券,也成了一張廢紙……


分享到:
万宁| 溧阳| 昌吉| 厦门| 安吉| 柳州| 阿拉善盟| 阿里| 肥城| 白城| 简阳| 怒江| 德宏| 咸阳| 鹰潭| 南京| 邯郸| 来宾| 烟台| 图木舒克| 巢湖| 邳州| 新疆乌鲁木齐| 海南海口| 七台河| 德宏| 香港香港| 河源| 毕节| 漳州| 简阳| 海门| 柳州| 三沙| 昆山| 衢州| 葫芦岛| 泰州| 白银| 扬中| 泰州| 滕州| 朔州| 温州| 阳春| 开封| 百色| 云南昆明| 武安| 长治| 吕梁| 常德| 昌吉| 崇左| 柳州| 玉林| 宜昌| 株洲| 台中| 象山| 遵义| 定西| 日土| 咸宁| 临汾| 江西南昌| 六盘水| 塔城| 海宁| 黄南| 阿勒泰| 安阳| 德州| 单县| 清徐| 鹤岗| 海门| 汉川| 乐清| 商丘| 桂林| 自贡| 鹰潭| 资阳| 亳州| 大同| 伊春| 泰安| 茂名| 大同| 阿里| 灌南| 绥化| 香港香港| 德州| 邹城| 湘西| 宁波| 高雄| 南安| 六安| 百色| 嘉峪关| 河北石家庄| 舟山| 三河| 德宏| 菏泽| 山南| 陕西西安| 昭通| 曲靖| 榆林| 伊春| 青州| 和县| 黔东南| 寿光| 阿拉善盟| 湖州| 无锡| 宁德| 长葛| 晋城| 那曲| 宿迁| 山南| 阿拉尔| 赤峰| 海丰| 台中| 宿州| 赤峰| 齐齐哈尔| 苍南| 锡林郭勒| 佛山| 遵义| 鄢陵| 晋江| 丽水| 基隆| 衡阳| 河北石家庄| 日土| 绍兴| 海宁| 湖州| 潜江| 甘南| 莱芜| 吉林长春| 滨州| 陕西西安| 赤峰| 红河| 海西| 宁波| 聊城| 瑞安| 汝州| 滨州| 陇南| 孝感| 荆州| 舟山| 赣州| 崇左| 聊城| 吐鲁番| 运城| 唐山| 鸡西| 铜陵| 洛阳| 临海| 嘉善| 河源| 松原| 安岳| 常州| 玉树| 鹤壁| 苍南| 香港香港| 青海西宁| 绥化| 海西| 黄山| 南平| 盘锦| 曲靖| 黄山| 迪庆| 平潭| 青海西宁| 铜仁| 赵县| 永州| 厦门| 鹤壁| 镇江| 永康| 新乡| 九江| 淄博| 云南昆明| 随州| 新泰| 张北| 黑龙江哈尔滨| 营口| 辽阳| 宁波| 莱州| 达州| 滕州| 株洲| 常德| 岳阳| 宜宾| 东营| 邢台| 滕州| 芜湖| 襄阳| 和县| 克孜勒苏| 阿拉尔| 迁安市| 遵义| 崇左| 贵州贵阳| 新乡| 郴州| 海西| 桐城| 枣阳| 仁怀| 新泰| 垦利| 青州| 鄢陵| 海西| 广州| 仁怀| 北海| 莱芜| 陇南| 张掖| 三沙| 延边| 阳春| 伊春| 台中| 博尔塔拉| 红河| 漳州| 江苏苏州| 台湾台湾| 淮北| 本溪| 塔城| 阜新| 乐清| 红河| 保山| 海南海口| 巴中| 榆林| 海拉尔| 黔西南| 定安| 鸡西| 莱州| 襄阳| 廊坊| 西藏拉萨| 鹤壁| 天门| 象山| 吉林| 馆陶| 恩施| 靖江| 资阳| 七台河| 博罗| 新疆乌鲁木齐| 临夏| 博尔塔拉| 林芝| 临汾| 长治| 鸡西| 正定| 瓦房店| 随州| 德清| 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