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武丁重振商朝

2013-12-09 18:22:33 未知  共有0人圍觀
  
  

商朝在成湯之后又延續了四百多年,由于后幾代國王的昏庸貪婪,使國家承受了超負荷的壓力,國庫空虛,民不聊生,而奴隸的境遇就更加凄慘。有一個叫傅說的奴隸,他才華出眾、足智多謀,對國家大事十分關心。但是他平時只是默默地勞作,從不隨便說話。后來,他認識了一個叫武丁的雜役,二人極投緣。武丁常常在他面前談起對現實的不滿,傅說往往就此發表一下自己的見解。一天,武丁對傅說說:“假如有一天我能做國王,一定讓你做我的近臣?!备嫡f不以為然地說:“像我們這些人,連自由都不敢妄想,哪里還談得上當國王呢,你不是癡人說夢吧?!蔽涠〔辉僬f話。
    
   又過了一段日子,忽然傳來國王駕崩的消息,不久,武丁不見了。傅說不明白武丁為什么不告而別,也不知道他的消失是吉是兇。傅說繼續默默地勞作,在呵斥打罵中過了三年。一天,前呼后擁地來了一群達官顯貴,見到傅說后跪倒便拜,就連奴隸主也連連叩首不敢抬頭。傅說恍若夢中,被這一幕驚呆了。接著這些人七手八腳地給他去掉枷鎖,換上了一套華麗的官服,然后將他扶到車中。
    
   傅說在車中顛簸了幾天,終于到達了目的地。旁邊的人對他說,這座巍峨的宮殿就是王宮,國王正在里面等你呢。傅說簡直傻了,他感覺自己路都不會走了。進了王宮,傅說見國王威嚴地坐在王位上,慌忙跪倒在地。這時國王和藹地說:“傅說,抬起頭來?!备嫡f抬頭仔細一看,不禁大吃一驚:這不是三年前與我朝夕相處的雜役武丁嗎?難道他真的是國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三年前在位的國王小乙是武丁的父親,他耳朵軟,遇事沒有主意,只聽一班諂媚小人的讒言,對一些忠臣的耿直之言卻不屑一顧。久而久之,身邊圍了一群小人,而那些忠臣則貶職的貶職,放逐的放逐,就連他的兒子武丁也在被放逐之列。小乙當了二十八年的國王,因病而死,將一個千瘡百孔的國家交給了武丁。
    
   武丁剛剛即位,根基還不算穩固,但他不甘心讓國家就此衰敗下去,也不情愿讓有識之士傅說無用武之地。
    
   一天,武丁設宴,邀請滿朝文武大臣。席間,眾臣暢所欲言,氣氛很活躍。
    
   正在大家推杯換盞時,武丁突然栽倒在地。眾臣愕然,忙上前攙扶,并召醫官前來診治。武丁終于醒了,可是目光呆滯,口不能言。一時間朝堂上下人心惶惶,議論紛紛。經過醫官的精心治療,武丁雖然還不能說話,但可以上朝接受大臣的參拜。但由于他沒有能力處理事務,不能親口發布詔令,眾臣的請示及匯報便成了一種形式。個別大臣也樂得輕松自在,每天應付完武丁就自尋開心去了,有的大臣甚至一連幾天也不見武丁一次面。
    
   武丁就這樣做了三年木偶國王,大臣們也習慣了沒有約束的生活。有一天,武丁的病情突然加重了,他昏迷了三天三夜,茶飯不進。醫官忙得滿身大汗,武丁的病也不見好轉。眾大臣站立兩旁,雖然面露焦急之色,但各懷心事。
    
   有的擔心武丁死掉,逍遙的日子一去不復返;有的擔心武丁只在其位不謀其政,使國勢日漸衰落。就在大家各懷自己的心事時,武丁哼了一聲,蘇醒過來,接著抬手道:“快扶我起來!”眾臣大喜過望:“國王能說話了!國王能說話了!”頓時,整個王宮歡聲一片。
    
   武丁坐起來后,對大臣們說:“我在太華山接受天帝教誨共有三年,在此期間,天帝告訴我要盡心國事,近賢人,遠小人,廢除舊的不利于國家發展的法度。同時還告訴我,在傅巖有一個圣人叫傅說,天帝為了磨煉他的意志,把他貶為奴隸,此人能助我興國,你們速去把他請回?!比缓?,武丁命人按照他描述的樣子畫了傅說的畫像,又講述了他所在的地方,限期尋找傅說。
    
   大臣們原本對此事感到奇怪,如今又聽說是奉天帝之命,所以各個誠惶誠恐,對武丁唯命是聽,不久便將傅說接到武丁面前。武丁當即任命傅說為左相,幫助他處理國家政事。
    
   夜晚,武丁將傅說請到自己寢宮,向他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和自己的打算,希望他在出謀劃策的同時,能及時糾正自己的錯誤,以興國富民。傅說聽了武丁一席話,感動得熱淚盈眶,他表示一生愿為武丁效犬馬之勞。同時也提出許多治國興邦的建議,尤其強調禁止屠殺奴隸,武丁一一應允。
    
   第二天早朝,武丁重新任命各級官員,將三年來盡忠職守的大臣提拔重用,將擅離職守的大臣貶職放逐,然后公布新的法制。消息傳開,舉國歡慶。
    
   傅說與武丁的另一賢臣甘盤合作,共同輔佐武丁,推行仁德政治。他施展治國才干,大力發展農業生產,使農牧業產量大力提高。他加強統治,嚴明法律,使國家一切都井然有序,商王朝人口得到增加,國力逐漸增強,自此,商王朝再次興盛起來。
    


分享到:
桐乡| 白城| 玉环| 锡林郭勒| 济宁| 醴陵| 汕头| 济源| 黄石| 寿光| 吉林| 伊犁| 德宏| 抚顺| 云浮| 承德| 澳门澳门| 廊坊| 台中| 西藏拉萨| 德州| 巴彦淖尔市| 泰州| 张北| 燕郊| 保定| 潍坊| 兴化| 博尔塔拉| 迁安市| 安徽合肥| 定西| 潍坊| 高密| 秦皇岛| 灌南| 广西南宁| 临沂| 安庆| 雄安新区| 仁怀| 恩施| 沧州| 和田| 鹤壁| 库尔勒| 基隆| 乌海| 惠州| 湛江| 晋城| 三沙| 阳江| 昌吉| 伊春| 图木舒克| 临夏| 秦皇岛| 乳山| 安吉| 昭通| 南京| 玉环| 双鸭山| 河源| 三门峡| 内蒙古呼和浩特| 连云港| 滨州| 如东| 临汾| 宜宾| 巴中| 乌海| 屯昌| 韶关| 长垣| 池州| 汝州| 通辽| 咸宁| 金昌| 河池| 眉山| 博尔塔拉| 鄂尔多斯| 崇左| 来宾| 临海| 靖江| 自贡| 聊城| 沭阳| 黑龙江哈尔滨| 姜堰| 东台| 沧州| 公主岭| 江苏苏州| 连云港| 灌南| 丽江| 广元| 亳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启东| 滨州| 深圳| 巴中| 呼伦贝尔| 临沧| 塔城| 霍邱| 莱州| 钦州| 曲靖| 涿州| 酒泉| 喀什| 福建福州| 怒江| 塔城| 益阳| 包头| 澄迈| 天水| 深圳| 启东| 兴安盟| 泗阳| 镇江| 苍南| 韶关| 防城港| 平顶山| 乳山| 南京| 溧阳| 衡阳| 鹰潭| 阿坝| 东营| 滨州| 嘉善| 桂林| 长治| 博尔塔拉| 如皋| 乌兰察布| 厦门| 萍乡| 临海| 厦门| 项城| 神木| 扬中| 黔东南| 泰兴| 陵水| 唐山| 乌海| 湘潭| 霍邱| 白银| 呼伦贝尔| 丽江| 淮安| 宁国| 琼海| 朝阳| 赣州| 曲靖| 邹平| 承德| 澄迈| 温岭| 鸡西| 湘西| 阜新| 昭通| 江门| 临猗| 衢州| 任丘| 厦门| 广汉| 文昌| 邢台| 青海西宁| 商丘| 云南昆明| 张家口| 自贡| 濮阳| 琼中| 西藏拉萨| 鹤壁| 梧州| 昌都| 潍坊| 张掖| 武夷山| 南京| 定西| 燕郊| 钦州| 乌海| 喀什| 黄山| 浙江杭州| 库尔勒| 天水| 平凉| 宿州| 陇南| 邢台| 五指山| 景德镇| 中山| 玉溪| 甘南| 三亚| 临沂| 和田| 玉环| 绵阳| 阿拉尔| 辽宁沈阳| 乐山| 红河| 阿勒泰| 沛县| 宿迁| 铜陵| 柳州| 邳州| 江西南昌| 蓬莱| 菏泽| 山西太原| 潮州| 兴化| 葫芦岛| 安康| 江苏苏州| 杞县| 青州| 自贡| 迪庆| 台南| 衡阳| 仁怀| 白沙| 包头| 来宾| 眉山| 玉溪| 黄冈| 乌兰察布| 杞县| 荆门| 平凉| 湛江| 昆山| 通化| 海东| 阿拉尔| 长治| 海西| 上饶| 东方| 济宁| 平顶山| 和县| 马鞍山| 商洛| 泸州| 锡林郭勒| 阿勒泰| 琼海| 图木舒克| 吐鲁番| 伊犁| 博尔塔拉| 黄石| 鄢陵| 舟山| 阿拉尔| 江门| 三沙| 云南昆明| 澄迈| 五指山| 广元| 黔东南| 烟台| 湖南长沙| 仁怀| 葫芦岛| 屯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