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孔甲養“龍”亂夏

2013-12-08 22:28:09 未知  共有0人圍觀
  孔甲是夏王朝少康之后的第八代國君。他的父親不降當政五十九年,是夏朝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一位君主。
  按照夏朝世襲制,孔甲本該是第六代國君,只因他生性好玩,喜好鬼神,整日東游西逛、不務正業,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打獵和占卜上了,對王位之事漠不關心。不降也實在不放心把天下托付給他,權衡再三,決定讓位給自己的弟弟扃。
  扃(音犼犻ō狀犵)執政十八年,政績平平。扃死后,由他的兒子廑(音犼ǐ狀)繼承了王位。
  扃和廑都是平庸得出奇的人物,既沒有國君的膽識和氣魄,又沒有治國之才。又逢連年大旱,田間地頭一片干枯,黎民百姓餓死病死無數。
  面對天災人禍,眾臣認為這一定是沒有讓孔甲繼位,違背了天意,惹得天帝發怒才降罪人間的。所以在廑死后,大家將不降的兒子孔甲扶上了王位。
  孔甲繼位后,立即舉行了隆重的儀事,向天帝求雨。幾天后,陰云密布、雷聲隆隆,接著瓢潑大雨從天而降,嚴峻的旱情也即刻緩解了。舉國上下全都泡在雨中,有的跪拜,有的歡呼,紛紛感念孔甲的恩澤。
  大雨過后,萬物復蘇,夏國重新走上了繁榮的道路,孔甲的威信也與日俱增,他洋洋自得地以為有天神在保佑。
  從此孔甲對鬼神更是深信不疑,游玩的興趣也愈發強烈了。他整天帶領幾名貼身侍從外出游山玩水,放鷹逐犬,對于國事根本無暇顧及。大臣們雖然對他很不滿,卻也不敢在他面前說什么。
  一天,孔甲與侍從來到一條大河邊,在那里他們看見兩個龐大的怪物浮出水面又緩緩爬上岸??准妆贿@兩個怪物嚇壞了,他剛想逃走,一個侍從故作聰明地對他說:“大王別害怕,這是天帝派來侍奉您的雌雄二龍??!”
  “侍奉我的龍?”孔甲將信將疑地問。那位侍從忙進一步解釋說:“龍是神物,它們現出原形伏在您面前,難道不是侍奉您嗎?天帝希望你像黃帝一樣乘坐龍車……”
  孔甲興奮極了,忙命人生擒二龍,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將龍帶回宮中,并傳下命令,誰能替國君馴養此龍,定有重賞。養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從大臣到百姓沒有一個敢當此重任的。幾天過去了,仍然無人前來應征。兩條“龍”
  已經奄奄一息,孔甲真是心急如焚。就在他坐立不安的時候,一個大臣向他稟報:在東海之濱有個叫劉累的人,曾跟豢龍氏學過養龍術??准紫渤鐾?,急忙命大臣速請劉累。
  劉累趕了幾天路來到宮中,他見了那兩條“龍”,明明是兩條大鱷魚!但是,既然孔甲對此已深信不疑,自己也不好糾正,只好將錯就錯。他正了正衣衫,恭恭敬敬地對鱷魚深施了一禮,然后又對孔甲施了一禮,說:“恭喜大王得此神物。若想讓龍保有神威,必須修一個豪華的大水池?!?/div>
  孔甲對劉累言聽計從,忙命人修水池。很快一個豪華漂亮的大水池修好了。鱷魚有了水,又吃了些食物,很快恢復了活力??准紫膊蛔詣?,賞了劉累許多財物,還封他為御龍氏。劉累好不得意。劉累正得意洋洋地欣賞財物,忽然有人通告國君有事召見他。劉累連忙進宮??准滓娏藙⒗壅f:“我養神龍是為了能坐上龍車,你既能養龍,就一定會馴龍,我希望神龍能早日駕車,我要乘坐龍車巡游天下?!?/div>
  劉累有些發呆了,養“龍”是挺容易的事,可是要它們駕車,這怎么可能呢?
  劉累垂頭喪氣地走回住處。劉累一邊想著應付孔甲的辦法,一邊走向水池。
  當他的目光投向水池時,心不由咯噔一聲,他一下子癱軟在地。那條雌“龍”怒目圓睜,靜靜地浮在水面一動不動了。
  劉累知道自己已大禍臨頭,得想個主意逃過此難。
  第二天,劉累拜見孔甲,說從即日起可以讓神龍練習駕車,但是有兩個條件:第一,乘坐龍車的人身體必須強壯,否則會折壽;第二,神龍練習駕車時附近不可有凡人觀看,否則前功盡棄。同時送上一盤美味,聲稱是東海出產的一條大魚的精肉,可補養身體。連吃數日就可乘坐龍車??准状笙?,又賞給劉累大量財物。
  到了第二天,劉累親自送來一盤魚肉。第三天劉累差人又送來一盤魚肉。
  第四天卻遲遲不見有人送魚肉來??准子行┎唤?,但又不便去問。第五天、第六天還是不見蹤影??准紫肱扇巳ピ儐?,又怕驚擾了神龍練駕。又過了五六天,孔甲再也等不下去了,他派人去找劉累。
  派去的人很快慌慌張張地跑回來報告說:劉累人不見了,他屋子里貴重的東西也不見了??准状蟪砸惑@,他顧不得坐車,隨著侍從跌跌撞撞地向養“龍”的水池跑去。
  哪兒還有馴龍的人,水池里那條雄“龍”眼睛瞪著、嘴半張著漂在水面上,不知已死了多久??准紫癔傋右粯拥厮奶幾咧?、找著、看著。突然,他的目光定在墻角一堆東西上。天哪!那是“龍”頭和“龍”皮!孔甲只覺得天旋地轉。他猛地想起劉累送的美味。他驚呼一聲:“我吃的是龍肉……”。他氣憤得暴跳如雷,即刻下令捉拿劉累,但劉累早已不知去向。
  從這以后,孔甲的脾性愈加暴躁,終日敬奉鬼神,夏朝的氣勢日益衰弱,國家政治也日益混亂了。

分享到:
灵宝| 余姚| 铜川| 信阳| 东阳| 临夏| 宜宾| 葫芦岛| 长垣| 烟台| 咸宁| 河南郑州| 曲靖| 阳江| 巴彦淖尔市| 汕头| 广元| 三亚| 大兴安岭| 漳州| 汉中| 温岭| 张家口| 阿克苏| 三沙| 果洛| 寿光| 天长| 张家界| 广州| 邳州| 溧阳| 汕尾| 燕郊| 海门| 甘孜| 长治| 馆陶| 雅安| 柳州| 松原| 驻马店| 六安| 嘉善| 潍坊| 蚌埠| 贺州| 伊犁| 锦州| 九江| 如皋| 百色| 十堰| 阿拉尔| 廊坊| 东方| 吉林长春| 泸州| 莱芜| 博尔塔拉| 沭阳| 汝州| 湖南长沙| 吐鲁番| 宜昌| 西双版纳| 汉中| 遂宁| 塔城| 大同| 慈溪| 天长| 来宾| 启东| 神农架| 天水| 咸阳| 图木舒克| 宁国| 商洛| 北海| 大庆| 保定| 百色| 丽水| 南阳| 衡阳| 湖北武汉| 永州| 威海| 滕州| 黑龙江哈尔滨| 河南郑州| 天水| 金华| 汉川| 江门| 朔州| 牡丹江| 广饶| 西藏拉萨| 七台河| 阳泉| 大连| 榆林| 阿坝| 滕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绥化| 保定| 玉林| 昌吉| 咸宁| 日喀则| 海西| 德清| 广安| 保定| 顺德| 松原| 漯河| 山西太原| 海南海口| 邹城| 屯昌| 三河| 吉林| 西双版纳| 玉环| 铁岭| 图木舒克| 秦皇岛| 建湖| 吴忠| 蚌埠| 威海| 鹤壁| 阿拉善盟| 平顶山| 济南| 博尔塔拉| 沭阳| 宁夏银川| 神农架| 乌兰察布| 厦门| 白银| 海安| 平潭| 四平| 运城| 大同| 广西南宁| 自贡| 阿拉善盟| 三门峡| 辽源| 信阳| 亳州| 沛县| 莒县| 贺州| 永康| 牡丹江| 柳州| 南充| 葫芦岛| 周口| 齐齐哈尔| 金华| 曹县| 玉林| 永新| 仁怀| 咸阳| 河源| 绥化| 许昌| 清远| 大庆| 青海西宁| 吉安| 南平| 吕梁| 龙岩| 乌兰察布| 鄢陵| 襄阳| 秦皇岛| 石嘴山| 长兴| 眉山| 日照| 三亚| 漯河| 禹州| 吴忠| 保定| 哈密| 白银| 巴音郭楞| 济南| 昭通| 姜堰| 鞍山| 醴陵| 长垣| 佛山| 连云港| 安吉| 白山| 德阳| 嘉兴| 赣州| 天水| 枣阳| 清徐| 济源| 临汾| 沛县| 长治| 池州| 眉山| 和田| 灌南| 玉环| 黄石| 灌云| 高密| 诸暨| 德阳| 东海| 河南郑州| 中卫| 林芝| 宁波| 聊城| 山南| 贵港| 乳山| 雄安新区| 江西南昌| 慈溪| 高密| 中卫| 承德| 德清| 如东| 五家渠| 常州| 仙桃| 江西南昌| 天长| 忻州| 吉林| 新沂| 台南| 琼海| 烟台| 庄河| 白城| 陕西西安| 固原| 灵宝| 高密| 长治| 迪庆| 湖南长沙| 任丘| 上饶| 泰兴| 龙口| 香港香港| 兴安盟| 济南| 台南| 丽水| 莆田| 鞍山| 苍南| 广饶| 抚顺| 益阳| 宜宾| 晋中| 无锡| 扬州| 玉溪| 株洲| 辽源| 改则| 安吉| 宝应县| 鹤壁| 海拉尔| 东阳| 三亚| 偃师| 资阳| 十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