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荊軻刺秦王

2013-10-01 19:03:36 未知  共有0人圍觀
  

秦王政重用尉繚,一心想統一中原,不斷向各國進攻。他拆散了燕國和趙國的聯盟,使燕國丟了好幾座城。
  燕國的太子丹原來留在秦國當人質,他見秦王政決心兼并列國,又奪去了燕國的土地,就偷偷地逃回燕國。他恨透了秦國,一心要替燕國報仇。但他既不操練兵馬,也不打算聯絡諸侯共同抗秦,卻把燕國的命運寄托在刺客身上。他把家產全拿出來,找尋能刺秦王政的人。
  后來,太子丹物色到了一個很有本領的勇士,名叫荊軻。他把荊軻收在門下當上賓,把自己的車馬給荊軻坐,自己的飯食、衣服讓荊軻一起享用。荊軻當然很感激太子丹。
  公元前230年,秦國滅了韓國;過了兩年,秦國大將王翦(音ji?。睿┱碱I了趙國都城邯鄲,一直向北進軍,逼近了燕國。
  燕太子丹十分焦急,就去找荊軻。太子丹說:“拿兵力去對付秦國,簡直像拿雞蛋去砸石頭;要聯合各國合縱抗秦,看來也辦不到了。我想,派一位勇士,打扮成使者去見秦王,挨近秦王身邊,逼他退還諸侯的土地。秦王要是答應了最好,要是不答應,就把他刺死。您看行不行?”
  荊軻說:“行是行,但要挨近秦王身邊,必定得先叫他相信我們是向他求和去的。聽說秦王早想得到燕國最肥沃的土地督亢(在河北涿縣一帶)。還有秦國將軍樊于期,現在流亡在燕國,秦王正在懸賞通緝他。我要是能拿著樊將軍的頭和督亢的地圖去獻給秦王,他一定會接見我。這樣,我就可以對付他了?!?/div>
  太子丹感到為難,說:“督亢的地圖好辦;樊將軍受秦國迫害來投奔我,我怎么忍心傷害他呢?”
  荊軻知道太子丹心里不忍,就私下去找樊于期,跟樊于期說:“我有一個主意,能幫助燕國解除禍患,還能替將軍報仇,可就是說不出口?!?/div>
  樊于期連忙說:“什么主意,你快說??!”
  荊軻說:“我決定去行刺,怕的就是見不到秦王的面?,F在秦王正在懸賞通緝你,如果我能夠帶著你的頭顱去獻給他,他準能接見我?!?/div>
  樊于期說:“好,你就拿去吧!”說著,就拔出寶劍,抹脖子自殺了。
  太子丹事前準備了一把鋒利的匕首,叫工匠用毒藥煮煉過。誰只要被這把匕首刺出一滴血,就會立刻氣絕身死。他把這把匕首送給荊軻,作為行刺的武器,又派了個年才十三歲的勇士秦舞陽,做荊軻的副手。
  公元前227年,荊軻從燕國出發到咸陽去。太子丹和少數賓客穿上白衣白帽,到易水(在今河北易縣)邊送別。臨行的時候,荊軻給大家唱了一首歌:
  “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div>
  大家聽了他悲壯的歌聲,都傷心得流下眼淚。荊軻拉著秦舞陽跳上車,頭也不回地走了。
  荊軻到了咸陽。秦王政一聽燕國派使者把樊于期的頭顱和督亢的地圖都送來了,十分高興,就命令在咸陽宮接見荊軻。
  朝見的儀式開始了。荊軻捧著裝了樊于期頭顱的盒子,秦舞陽捧著督亢的地圖,一步步走上秦國朝堂的臺階。
  秦舞陽一見秦國朝堂那副威嚴樣子,不由得害怕得發起抖來。
  秦王政左右的侍衛一見,吆喝了一聲,說:“使者干么變了臉色?”
  荊軻回頭一瞧,果然見秦舞陽的臉又青又白,就賠笑對秦王說:“粗野的人,從來沒見過大王的威嚴,免不了有點害怕,請大王原諒?!?/div>
  秦王政畢竟有點懷疑,對荊軻說:“叫秦舞陽把地圖給你,你一個人上來吧?!?/div>
  荊軻從秦舞陽手里接過地圖,捧著木匣上去,獻給秦王政。秦王政打開木匣,果然是樊于期的頭顱。秦王政又叫荊軻拿地圖來。荊軻把一卷地圖慢慢打開,到地圖全都打開時,荊軻預先卷在地圖里的一把匕首就露出來了。
  秦王政一見,驚得跳了起來。
  荊軻連忙抓起匕首,左手拉住秦王政的袖子,右手把匕首向秦王政胸口直扎過去。
  秦王政使勁地向后一轉身,把那只袖子掙斷了。他跳過旁邊的屏風,剛要往外跑。荊軻拿著匕首追了上來,秦王政一見跑不了,就繞著朝堂上的大銅柱子跑。荊軻緊緊地逼著。
  兩個人像走馬燈似地直轉悠。
  旁邊雖然有許多官員,但是都手無寸鐵;臺階下的武士,按秦國的規矩,沒有秦王命令是不準上殿的,大家都急得六神無主,也沒有人召臺下的武士。
  官員中有個伺候秦王政的醫生,急中生智,拿起手里的藥袋對準荊軻扔了過去。荊軻用手一揚,那只藥袋就飛到一邊去了。
  就在這一眨眼的工夫,秦王政往前一步,拔出寶劍,砍斷了荊軻的左腿。
  荊軻站立不住,倒在地上。他拿匕首直向秦王政扔過去。秦王政往右邊只一閃,那把匕首就從他耳邊飛過去,打在銅柱子上,“嘣”的一聲,直迸火星兒。
  秦王政見荊軻手里沒有武器,又上前向荊軻砍了幾劍。荊軻身上受了八處劍傷,自己知道已經失敗,苦笑著說:“我沒有早下手,本來是想先逼你退還燕國的土地?!?/div>
  這時候,侍從的武士已經一起趕上殿來,結果了荊軻的性命。臺階下的那個秦舞陽,也早就給武士們殺了。

分享到:
喀什| 吉林长春| 甘肃兰州| 沧州| 铜陵| 淮北| 东莞| 常州| 西藏拉萨| 蓬莱| 温州| 玉环| 乳山| 柳州| 广元| 湖南长沙| 库尔勒| 盐城| 益阳| 泰州| 东海| 宁夏银川| 三河| 益阳| 禹州| 克孜勒苏| 张家界| 三明| 沭阳| 阜新| 海南海口| 黑河| 济南| 十堰| 怀化| 临沂| 阿里| 白城| 宁波| 长葛| 宝应县| 廊坊| 平潭| 张北| 瓦房店| 仙桃| 商洛| 日土| 衢州| 深圳| 鹤壁| 喀什| 海南| 昭通| 衡阳| 云浮| 荆门| 大庆| 湛江| 杞县| 招远| 普洱| 临沧| 宿州| 海西| 南平| 包头| 桓台| 金昌| 新乡| 五家渠| 崇左| 阿里| 图木舒克| 宜宾| 阿里| 迁安市| 海西| 那曲| 阿拉尔| 葫芦岛| 普洱| 项城| 湖州| 果洛| 巴音郭楞| 来宾| 鸡西| 海南| 咸宁| 鹰潭| 丹阳| 克拉玛依| 东营| 昌都| 芜湖| 哈密| 伊春| 承德| 泗阳| 浙江杭州| 宜春| 海拉尔| 抚州| 铜陵| 肥城| 运城| 赵县| 抚顺| 漯河| 六盘水| 河南郑州| 抚顺| 葫芦岛| 燕郊| 单县| 鄂尔多斯| 锡林郭勒| 黔东南| 宜都| 包头| 白沙| 百色| 中山| 玉树| 招远| 铁岭| 乐山| 吐鲁番| 单县| 琼中| 鄢陵| 沛县| 博尔塔拉| 承德| 萍乡| 中卫| 广元| 阿拉善盟| 陇南| 怀化| 哈密| 涿州| 东台| 葫芦岛| 广西南宁| 泰州| 阳春| 蓬莱| 广西南宁| 台山| 邵阳| 桓台| 岳阳| 东海| 曹县| 高雄| 钦州| 汉中| 湖州| 滁州| 贵州贵阳| 神木| 中卫| 林芝| 怒江| 日喀则| 梅州| 乐山| 汕尾| 伊犁| 抚顺| 潍坊| 博罗| 莱芜| 海东| 浙江杭州| 十堰| 单县| 鸡西| 滕州| 运城| 通辽| 白沙| 赣州| 甘肃兰州| 黔南| 汕尾| 汉川| 神木| 宝鸡| 潮州| 宜宾| 正定| 鸡西| 沧州| 嘉峪关| 邵阳| 黄石| 德宏| 四平| 郴州| 衡阳| 威海| 张家界| 定西| 商洛| 陇南| 株洲| 江苏苏州| 荆门| 松原| 定西| 赣州| 安吉| 防城港| 兴化| 巴彦淖尔市| 新乡| 宝鸡| 黄冈| 丽江| 招远| 亳州| 海安| 铜川| 沧州| 三明| 保亭| 天长| 牡丹江| 通化| 六盘水| 舟山| 白山| 海东| 赣州| 黔西南| 景德镇| 黔西南| 白山| 漯河| 垦利| 齐齐哈尔| 北海| 广元| 漳州| 迪庆| 吉林| 福建福州| 巢湖| 潮州| 济南| 嘉峪关| 萍乡| 中卫| 阜阳| 鄂州| 台湾台湾| 海安| 中卫| 张掖| 清远| 忻州| 南通| 昌都| 三明| 温岭| 保山| 绵阳| 四川成都| 钦州| 巢湖| 娄底| 阿拉善盟| 海宁| 普洱| 垦利| 石狮| 安庆| 临猗| 湖北武汉| 滁州| 山东青岛| 邯郸| 昌吉| 和田| 潮州| 龙口| 云南昆明| 绍兴| 那曲| 双鸭山| 台湾台湾| 内江| 河池| 邯郸| 永新| 上饶| 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