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acronym id="g6eay"><xmp id="g6eay">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tr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tr>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acronym>
<acronym id="g6eay"><optgroup id="g6eay"></optgroup></acronym><rt id="g6eay"><small id="g6eay"></small></rt>
<acronym id="g6eay"><center id="g6eay"></center></acronym>

東漢開國名將——耿弇

2014-04-08 23:59:13 互聯網  共有0人圍觀

  耿弇(yǎn)(3年-58年),字伯昭,漢族,挾風茂陵(今陜西省興平市東北)人,東漢開國名將、軍事家,云臺二十八將第四位。耿弇自幼喜好兵事,后勸父投奔劉秀,被任命為偏將軍,跟隨劉秀平定河北。劉秀稱帝后,耿弇封建威大將軍、好畤侯。此后,耿弇敗延岑、平齊魯、攻隴右,為東漢的統一立下赫赫戰功。建武十三年(37),耿弇辭去大將軍職。永平元年(58),耿弇去世,謚號愍侯。

  生平

  耿弇的祖上原住巨鹿。漢武帝時,遷徙郡國吏民豪杰到茂凌,耿家遂以二千石官吏身份遷于此。其父耿況,字俠游,以明經為郎,與王莽堂弟王伋一起從安丘先生學習《老子》,后任朔調連率(上谷太守)。耿弇為其長子。耿弇年少好學,熟習父業。由于??吹娇の究歼x騎士時建旗設鼓、肄習馳射的場面,由此好將帥之事。


  及王莽政權滅亡,更始帝立,派諸將攻略四方。將領們大都握有重權,擅作威福,動不動就撤換原來的郡守、縣令。耿況本是王莽任命的,因而心存疑懼,不能自安。時耿弇二十一歲,見父親為難,便自請進京上書,貢獻方物,以求自固。

  耿弇到宋子縣(今河北省趙縣東北),適逢王郎假冒漢成帝的兒子劉子輿在邯鄲起兵。跟耿弇一起來的郡吏孫倉、韂包途中商議,要就近投靠王郎。耿弇手按寶劍,凜然說:“子輿(王郎)弊賊,卒為降虜耳。我至長安,與國家陳漁陽、上谷兵馬之用,還出太原、代郡,反復數十日,歸發突騎以轔烏合之觽,如摧枯折腐耳。觀公等不識去就,族滅不久也”(《后漢書·耿弇列傳》)。孫倉、衛包不聽,歸順了王郎。

  耿弇聞劉秀在盧奴(今河北定縣),便晝夜兼行,前去拜見。劉秀將其留下,為門下吏。耿弇去見護軍朱佑,提出要回上谷發兵,以定邯鄲。劉秀笑說:“小兒曹乃有大意哉(小伙子居然有如此大志)”(《后漢書·耿弇列傳》)!于是,幾次召見他,厚加恩慰。耿弇便跟從劉秀北徇冀縣。

  邯鄲王郎兵迫薊縣,劉秀準備南歸,召手下將領商量方略。耿弇提出:“今兵從南來,不可南行。漁陽太守彭壟,公之邑人;上谷太守,即弇父也。發此兩郡,控弦萬騎,邯鄲不足慮也”。劉秀的心腹官員皆不同意,說:“死尚南首,柰何北行入囊中?”劉秀指著耿弇說:“是我北道主人也”(《后漢書·耿弇列傳》)。

  時逢薊縣有人作亂,響應王郎,劉秀率兵倉卒南行,手下屬官各各離散。耿弇逃回昌平,說服父親耿況派寇恂到漁陽與彭寵定約,各發突騎二千,步兵千人。耿弇和景丹、寇恂以及漁陽郡將士合兵南下,沿途擊殺王郎大將、九卿、校尉以下官吏四百多人,獲得印綬一百二十五副,節杖二枚,斬殺敵軍三萬人,平定涿郡、中山、巨鹿、清河、河間等二十二縣,在廣阿見到了劉秀。當時,劉秀正在進擊王郎,謠傳上谷、漁陽二郡兵馬為救王郎而來,部眾都很擔心。等到耿弇等人到劉秀營中拜見,人們才放下心來。劉秀大喜,說:“當與漁陽、上谷士大夫共此大功”(《后漢書·耿弇列傳》)!當即任命他們為偏將軍,仍然統率本部兵眾。加封耿況為大將軍、興義侯,允許他自置偏裨。耿弇等人隨軍攻克邯鄲。

  更始帝見劉秀聲威日盛,君臣疑慮。于是,派使者宣詔,立劉秀為蕭王,讓他罷兵,率領有功將領回長安;同時,派苗曾為幽州牧,韋順為上谷太守,蔡充為漁陽太守,一起北行上任。

  當時,劉秀在邯鄲宮溫明殿晝寢。耿弇到劉秀床前,對他說:“今更始失政,君臣淫亂,諸將擅命于畿內,貴戚縱橫于都內。天子之命,不出城門,所在牧守,輒自遷易,百姓不知所從,士人莫敢自安, 虜掠財物,劫掠婦女,懷金玉者,至不生歸。元元叩心,更思莽朝。又銅馬﹑赤眉之屬數十輩,輩數十百萬,圣公不能辦也。其敗不久。公首事南陽,破百萬之軍; 今定河北,據天府之地。以義征伐,發號響應,天下可傳檄而定。天下至重,不可令它姓得之。聞使者從西方來,欲罷兵,不可從也。今吏士死亡者多,弇愿歸幽州, 益發精兵,以集大計”(《后漢書·耿弇列傳》)。

  劉秀聽后大喜,當下任命他為大將軍,和吳漢一起到幽州去調發所屬十郡的兵力。耿弇到上谷,收斬韋順、蔡充,吳漢殺掉苗曾,調發幽州兵馬,引軍南下,跟隨劉秀擊破銅馬、高湖、赤眉、青犢等農民軍,又追擊尤來、大槍、五幡等部,直到元氏(常山郡治所,今河北元氏西北)。作戰中,耿弇經常親率精銳騎兵為先鋒,敵兵當者避易,望風披靡。劉秀乘勝與敵戰于順水(今滿城西北),敵兵危急,殊死作戰,而漢軍疲弊,于是大敗,退駐范陽。休整幾天后,兵氣復振,正好敵軍退兵,漢軍鼓勇追擊,連續作戰,大破敵兵。劉秀回駐薊縣,又派耿弇與吳漢﹑景丹﹑蓋延﹑朱佑﹑邳彤﹑耿純﹑劉植﹑岑彭﹑祭遵﹑堅鐔﹑王霸﹑陳俊﹑馬武等十三名將領趕赴潞縣東部追擊敵軍。在平谷,兩軍大戰,漢軍斬殺敵軍一萬三千多人,并乘勝在無終(今薊縣)、土垠(今豐潤東),窮追猛打,直到俊靡(今遵化西北)。敵眾潰散,進入遼西、遼東一帶。

  劉秀即位后,任命耿弇為建威大將軍,與驃騎大將軍景丹、強弩將軍陳俊在敖倉攻劉茂(厭新將軍)和延岑,皆破降之。

  耿弇隨光武帝到南陽舂陵,說出了自己的宏遠計劃,他要再次北上,調集上谷余兵,到漁陽平定彭寵,到涿郡攻滅張豐,然后回師,收降富平、獲索等農民軍,接著,東攻張步,平定齊地。光武帝見他志氣可嘉,答應了他。

  建武四年(28年),光武帝下詔令耿弇進攻漁陽。但這時,耿弇卻有了顧慮。他認為,父親正據守上谷,彭寵跟他有同功之誼,自己又沒有兄弟在京城,倘若光武帝生疑,就不好辦了。于是,不敢獨自進兵,上書請求回洛陽。光武帝知其所想,下詔書撫慰:“將軍出身舉宗為國,所向陷敵,功暛尤著,何嫌何疑,而欲求征?且與王常共屯涿郡,勉思方略”(《后漢書·耿弇列傳》)。

  其父耿況聽說此事,也不能自安,派耿弇的弟弟耿舒到洛陽侍奉皇帝,實際是當人質。后來,耿況、耿舒都參與了平定彭寵的戰事,立有大功。

  光武帝命耿弇與建義大將軍朱佑、漢忠將軍王常等擊望都、故安西山農民軍十余營,皆破之。建武五年(29年),光武帝又耿弇與吳漢攻打富平、獲索農民軍,二人在平原大破農民軍,擊降四萬多人。

  同年十月,耿弇奉詔進討張步。他收集降卒,安排部曲,選派將士,率騎都尉劉歆、太山太守陳俊引兵東進。張步得知漢軍來攻,立即派大將軍費邑駐軍歷下(今山東歷城縣西南),并分兵屯據祝阿(今山東濟南市長清區東北),此外,還在太山鐘城(今山東禹城縣東南)列營數十,嚴陣以待。耿弇渡河后,首先進攻祝阿。部隊士氣旺盛,早起攻城中午攻破。耿弇審度形勢,故意圍開一角,讓城中士卒得以逃出,奔歸鐘城。鐘城守軍聞漢軍勢大,祝阿已破,恐懼異常,紛紛拋棄空營而去。

  費邑派其弟弟費敢把守巨里(今章丘縣西),耿弇驅兵進逼,派人多伐樹木,揚言用來填塞坑塹,以便攻城。數日,有人從費邑那里投降過來,說費邑得知耿弇要攻巨里,正準備前來救援。耿弇大喜,命令部下迅速修治攻城器具,并公開命令各部,三日后全力進攻巨里城。接著,他暗暗放松對俘虜的看守,讓他們有機會逃回。俘虜逃回,把軍情報告費邑,費邑果然率領精兵三萬趕赴巨里。耿弇見費邑中計,大喜,對諸將說:“吾所以修攻具者,欲誘致邑耳。今來,適其所求也”(《后漢書·耿弇列傳》)。當下留下三千士兵牽制巨里,自己則率領精兵占據山脊山坡等有利地形,居高臨下,阻擊費邑,費邑大敗被殺。耿弇砍其首級以示巨里城中。守軍驚懼萬分,費敢無法據守,只好率兵逃到張步駐軍的地方。耿弇發兵攻打尚未平順的營壘,連下四十多營,終于平定了濟南。

  當時,張步建都劇縣(今壽光東南),聞濟南失守,即命其弟張藍率精兵二萬守西安(今山東淄博市東北),另派諸郡太守合兵萬人守臨淄,相距四十里。耿弇進軍畫中(臨淄西南),立營于敵兩城之間。經過調查,耿弇發現,西安城小,卻堅固難攻,張藍的兵也精銳善戰;臨淄城大,卻易被攻破。于是,下令給部下將校,整頓軍旅,五日后攻西安。張藍聞知此訊,日夜嚴守城池,不敢懈怠,到五日那天半夜時分,耿弇命令將士飽餐戰飯,乘夜進軍臨淄。護軍荀梁等人提出應該先攻西安。耿弇說:“不然。西安聞吾欲攻之,日夜為備;臨淄出不意而至,必驚擾,吾攻之一日必拔。拔臨淄即西安孤,張藍與步隔絕,必復亡去,所謂擊一而得二者也。 若先攻西安,不卒下,頓兵堅城,死傷必多??v能拔之,藍引軍還奔臨淄,并兵合埶,觀人虛實,吾深入敵地,后無轉輸,旬之閑,不戰而困。諸君之言,未見其宜”(《后漢書·耿弇列傳》)。遂攻臨淄,半日而攻占其城,張藍聞知,大驚失色,率部眾逃歸劇城。

 1 2   下一頁 尾頁

分享到:
瑞安| 甘孜| 山东青岛| 大庆| 五家渠| 安庆| 吴忠| 德清| 桐乡| 益阳| 湛江| 迁安市| 义乌| 德清| 贵州贵阳| 延安| 江西南昌| 武威| 毕节| 象山| 汉中| 兴化| 湖北武汉| 海拉尔| 邹平| 江门| 单县| 陕西西安| 广安| 黑龙江哈尔滨| 南京| 瓦房店| 宜昌| 高密| 保亭| 义乌| 任丘| 海安| 余姚| 大理| 四平| 萍乡| 雅安| 长兴| 丽水| 襄阳| 德阳| 甘孜| 汕头| 吉安| 南京| 威海| 佛山| 南阳| 鄂州| 吉林| 涿州| 安徽合肥| 偃师| 清远| 锡林郭勒| 南通| 宁德| 宁波| 兴化| 云南昆明| 德州| 六安| 正定| 葫芦岛| 那曲| 日土| 怒江| 河源| 霍邱| 和田| 海丰| 甘南| 许昌| 温岭| 固原| 通化| 毕节| 邳州| 阜新| 信阳| 湖北武汉| 柳州| 南充| 石河子| 台北| 沛县| 鹤壁| 池州| 如东| 三门峡| 吐鲁番| 鞍山| 韶关| 海南海口| 德州| 吉安| 恩施| 项城| 永新| 海安| 巴中| 盘锦| 宁波| 宣城| 鹤岗| 黄南| 清远| 曲靖| 长治| 神木| 泗阳| 池州| 南通| 阿勒泰| 庆阳| 定西| 台湾台湾| 广元| 许昌| 沭阳| 庆阳| 三明| 菏泽| 垦利| 百色| 兴安盟| 黔东南| 海南| 上饶| 义乌| 神木| 伊春| 东方| 马鞍山| 邢台| 东阳| 西藏拉萨| 株洲| 辽阳| 永康| 厦门| 广安| 梅州| 山南| 厦门| 新泰| 绥化| 盘锦| 台北| 海丰| 湛江| 广汉| 自贡| 郴州| 那曲| 迪庆| 新疆乌鲁木齐| 信阳| 绥化| 运城| 阿克苏| 高密| 溧阳| 乳山| 石狮| 琼中| 长垣| 镇江| 海拉尔| 清徐| 丹阳| 澄迈| 佛山| 和田| 黄南| 宁德| 濮阳| 临夏| 曹县| 运城| 孝感| 衡水| 恩施| 基隆| 怀化| 厦门| 临汾| 萍乡| 怀化| 昭通| 庄河| 乳山| 昌吉| 乐山| 项城| 黑河| 武安| 株洲| 清徐| 秦皇岛| 阳泉| 万宁| 大连| 垦利| 定州| 阜新| 海东| 白沙| 白银| 十堰| 扬州| 滁州| 灵宝| 茂名| 鸡西| 平凉| 铁岭| 扬州| 宜宾| 果洛| 大庆| 娄底| 沛县| 简阳| 晋江| 燕郊| 甘肃兰州| 仙桃| 肇庆| 商丘| 牡丹江| 呼伦贝尔| 肇庆| 铜陵| 惠东| 鄢陵| 南阳| 武威| 葫芦岛| 定州| 晋城| 克拉玛依| 台山| 定西| 新余| 寿光| 湛江| 金华| 阿拉尔| 启东| 抚顺| 桐乡| 驻马店| 建湖| 如东| 绵阳| 东台| 海拉尔| 枣阳| 平潭| 陵水| 眉山| 甘孜| 三沙| 安岳| 景德镇| 博尔塔拉| 迪庆| 临沂| 恩施| 海丰| 新沂| 仙桃| 五家渠| 天门| 临猗| 长兴| 新泰| 恩施| 德清| 泉州| 泗洪| 台北| 安庆| 永州| 苍南| 浙江杭州| 咸宁| 延边| 百色| 万宁| 山西太原| 蓬莱| 文山|